(1905.6.21-1980.4.15)
pour la liberté
每天更新两次,主题是生命的短暂、世界的荒诞、压迫的不合理性、自由与偶然。
与任何实际存在的人物及组织无关。
在注明出处的前提下,本bot一切文字内容皆可转载。但我希望您在转载之前和我说一声,谢谢。

如果您需要我的话,我就坐在波伏娃小姐的右手边。

美梦本身是无辜的。但是,自以为仅凭美梦就可以活着的我们,总是被美梦所厌恶。

+

我们不愿理解,不愿共情,不敢理解,不敢共情,我们热爱对我们没能理解、没能共情的人进行价值判断,而不对价值判断的准则进行价值判断。于是我们给他们的状态起了一个方便的名字,叫做“无病呻吟”。

+

“现代科学的基本假设就是世上没有目的、意义和天赋的职能。用现代科学是不能说清人有没有自由意志的。”

+

好消息:我在这个平台上戏谑的第一个周年已经结束了。
坏消息:我被告知第二个戏谑年开始了。

+

“没有哪台机器,可以分析你和我的容貌、能力、性格与信仰,然后决定我们应该成为朋友。没有哪个天外的神明可以把我和你用红线缠在一起。我和你的关系往往是由我们之中权力较高的那一人决定的,有时甚至是第三方决定的,所谓的双方‘自愿’,不代表我们就是‘自由’的啊。”

+

人们总是希望反派角色越疯狂越好,越远离日常越好,因为这样就可以安心地确认,自己不会变成反派角色。但是事情从没有那么简单。如果从一开始不会产生那些疯狂的、非日常的反派,那么为什么世上还会有不幸呢?答案是我们从来不缺少平庸的反派,而他们比任何一个混世魔王都更加危险。

+

最好的事情不是“你必须活成个人样”,而是“你不必活成个人样”。不是“看在我的份上你应该活下去”,而是“不必看我的脸色,你自己也可以活下去”。不是“我可以评判你的生死”,而是“我知道我无法替你决定,但我希望帮助你”。一个人对周围人的影响是有限的,但既然它是有限的,就更该确保它能够保护他们的自由,支持他们的战斗。

+

恕我直言,在没有战争也没有剧变的时代,一个想自杀的人是该被劝解的。你们,我的关注者们,你们中的一些人曾经在我的博客里留下评论,大意是,“如果我的朋友觉得世界对ta太差,那我觉得ta可以解脱”。对于这样的人,我应该这么说:在你这么想的时候,你就是你的朋友的世界。真正的世界不认识任何一个人。让ta觉得死是一件轻松又幸福的事的,说不定就是你啊。

+

我厌倦了像现在这样的只言片语。我不想说教您,不想教训您,我只想陪伴您,给您讲故事。

+

人不是逐渐成长的,人是在一瞬间成长的。
人不是在一瞬间死去的,人是逐渐死去的。

+

摆在你面前的,不是正确的路和错误的路,而是通天的豆茎与兔子洞。

+

“对你来说,世上没有美德,有的只是耐心。”

+

“友情和爱情都是遵从经济学法则的公平交易”这种思考本身既不遵从经济学法则也不公平。

+

如果你想要讨论,那就少说些话,别人自然会把想问的问题和能给的回答都说出来。而如果你想要沉默,那就喋喋不休地说下去吧,徒然地把音量调上去吧,什么都不会改变的。

+

有的人是话说得越多,你对他懂得也就越多。而有的人是话说得越多,你对他懂得反而越少。当然,更有无需话语便可被理解的人。

+

用来囚禁人的笼子可以和用来囚禁牲畜的笼子一样。
用来审判人的手段只能是用来审判人的手段。

+

谁都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。厌恶自己的出生的人,从来不在少数。然而,在诅咒过去的声音中,偶尔也能听到记述现在的钢笔在纸上刷刷作响。那样的书写声中就有您在。现在是令人害怕的盛世,也是值得庆祝的乱世,您说对吗。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做呢?告诉我吧。既然这世上虽然有您答不出的问题,但从来没有您不敢去思考的问题。告诉我吧。我会竭尽全力地给您的答案挑刺的。然后也请您竭尽全力地守护您自身。

+

海狸小姐不想在爱情和面包之间做选择。而我只能无情地剥夺她的棉被,自己裹进去,然后发表“我没有爱情也没有面包,但您可以吃奶油卷啊”的暴君言论。

+

我并非不能想象“没有遇到海狸小姐的自己”,只是不愿意去想而已。

+

那是谁,那是谁,那是谁?那是海狸人。背负着激进自由的名义,舍弃了性别刻板印象去战斗的少女。海狸之笔如凿冰斧,海狸之耳不畏人言,海狸的翅膀正是在下,海狸的桌灯彻夜不熄。将本真之力集于一身,正义的英雄,海狸人,海狸人。

+

“你可以把我拿去,向不关心你和我的人炫耀,然后回到寂夜的一室,把我放下,挑拨我和我自己的矛盾。你可以对我吹毛求疵,你有权利认为我和你相遇是个错误。尽管如此,朋友,你也该知道,我是为你而生的。我不会把你变成更加高尚或更加卑贱的人,我通常不喜欢自封为你的老师,我只想为你所用。你对我的厌恶仍然好过不理不睬。我总是相信,我遇到你这件事本身,是值得的。”

+

你不该依赖灵感。这不是因为她不美,也不是因为她到访得不够频繁,而是因为就连她也讨厌那些拽着她的衣袖而不自己行走的人。

+

你可以怀疑真话,也可以相信谎言。不会有人阻止你的思考。换言之,你是可以有梦想的。

+

只有对于小说来说,以貌取“人”才是有必要的。有趣的故事在被解释的过程中会逐渐消失。唯一的答案浮上水面时,谜题就不再被称为谜题,而成了单纯的文字游戏。

+

意识形态不会明确地告诉你对和错。意识形态可以包容你,也可以包容与你意见相左的人,可以包容你们的争论。但它会让你们在争论的时候,把一些事视为理所当然,从而不去过问。

+

你不是在这场战斗中失去了自我,你是因为没有自我才参加战斗的。

+

将一片雪花涂黑,来确保它与众不同。将一只乌鸦染成天空的颜色,要求它与青鸟们和睦相处。

+

不怕有软肋,也不怕没有铠甲,怕从一开始就没有战场可去。

+

如果我能在成为花和成为树之间选择,那么我会毫不犹豫地成为树,不是因为我希望伫立百年而不倒,而是因为我想要再次为人所用,变成纸浆,变成稿纸,变成海狸小姐的小说原稿。

+

比起所有人都得不到幸福的世界,所有人都甘于不幸的世界才是可怕的。

+

© 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 | Powered by LOFTER